越合理化

2020-11-12 22:01

记者来到位于宝安大道的西乡客运站。在客运站门前的人行道上,不到300米的盲道有7处用黄色油漆像打“补丁”一样刷出来的盲道。仔细看可以发现,这些用黄色油漆“刷”出的盲道有的是在有凹凸纹路的盲道上刷,有的干脆就在平滑的地面上刷。记者乘m259路公交车上宝安大道沿途可以看到,每隔50米便有一个“油漆补丁”,“小补丁”大约是两块盲道砖的长度,而最长一处的“大补丁”长约10米左右。

家住福田莲花北的陈阿姨来电说:“我家附近有个公交站和电话亭之间夹着一条盲道,那个路窄得不得了,真不知道盲人怎么过得去。”

很多用油漆刷出来的盲道没有盲道用砖的直线凸起和点状凸起。记者闭着眼走在这样的盲道上,一两个“小补丁”如果小心翼翼行走还有可能衔接上,但遇到长达十几米“大补丁”记者便犯难,虽然知道路,记者还是撞在了路边的花坛上。间隔如此频繁的“油漆盲道”即便被刷成鲜亮的黄色,对于盲人来说仍旧是形同虚设。而车水马龙、川流不息的宝安大道,一旦盲人找不到前行的路而走偏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不仅是盲道铺设存在诸多问题,一些符合建设规范的盲道也常出现无端被阻碍的现象。首当其冲的是违规停放的车辆。市民于小姐报料说,南山区前海路靠近人人乐超市的行人道路上常年停满车辆,这些车辆占去了人行道“截断”了盲道。记者来到现场看到,一家洗车店门口停着3辆车,无一例外都横跨在盲道上将其拦腰截断,行人根本无法通行。

在龙华和平路上,有的盲道铺到花坛就终止了。除了有被绊倒的危险之外,盲人朋友更存在迷失方向、误入车道的安全隐患。

除此之外,记者在龙华的和平路上看到常年停放的在人行道上的“僵尸”车;宝安西乡车站、布吉中学门口等在人行道上乱摆卖;福田莲花路口建筑工地的铁皮屋都是阻碍盲道畅通的拦路虎。在充满障碍物的盲道上,盲人朋友该如何前行呢?(记者 赵东眉 暨南大学实习生 黄璐 南京师范大学实习生 侯嘉琳)

“明眼人能看到这黄漆,知道要给盲人朋友让一下道,可是盲人看不到,平地上刷黄漆当盲道是为装样子还是给盲人当‘眼睛’?”市民康先生打电话到本报反映了宝安西乡客运站附近盲道的情况。

从1985年深圳首设盲道至今,盲道已覆盖了深圳的大街小巷。2001年,国家建设部、民政部、残联联合发布了《城市道路和建筑物无障碍设计规范》,其中对盲道的铺设和维护都有严格的要求。但记者调查发现,部分缺乏保养和维护的盲道因为年久失修,凸起的纹理都已被磨平,与旁边的道路融为一体。在龙华地税局对面的一家盲人中医按摩院门前,记者看到,门口的盲道几乎被磨平了棱角。其中有一段长约5米的盲道已被水泥覆盖看不见盲道的踪影。在西乡地铁站b出口附近的一条盲道,近百米的黄色砖块没有嵌入地面缝隙中,而是松动地“浮在”路面上。路面是凹凸不平的,正常人走路都容易被绊倒,盲人则可想而知。福田区莲花山公园门口的盲道由于与绿化带毗邻,花坛中的树根将盲道砖块顶起、盲道砖变松动,雨天后松动的砖块间还有大量积水。

记者来到陈阿姨所说的福田区彩田村2号公交站,见到了那条陈阿姨口中“窄到难以通行”的盲道。公交站牌与公共电话亭之间的距离大约50厘米,正常情况下一名行人只要撑一把小伞就会被卡住无法通行。盲道便挤在电话亭和站牌间,电话亭距离和盲道更“亲密”距离不到10厘米。盲道上显示的是直行,没有提示让行,盲人行走在这里很容易撞到电话亭。记者沿着这条盲道向北大医院方向前行,与盲道修得“难分难舍”的电话亭还有许多个。

在我们的生活中,便利的无障碍设施越多,越合理化,包括盲人在内特殊群体生活就会越方便。近期,不少热心市民致电本报投诉了市区各处盲道设计不合理、缺乏维护及“明眼人”无视这一群体在盲道面前“失明”的种种情况。市民希望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,还一条畅通安全的盲道给那些需要关爱的人群。